李世默:中国共产党正在进行第三次自我革新

2021-07-06

导语:近日,中国论坛副主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学者李世默在美国著名政经网站“外交政策”发表文章,评论中国共产党在其100周年诞辰之际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作者指出,中国共产党能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国家长期执政,靠的是她一直坚守自己的两大特质——自我实现和自我革新。面对外界对中国的种种质疑和批评,作者认为外国对中国的影响力有限,能否赢得中国年轻人的支持是决定中共会不会继续执政的关键,而作者则相信中国共产党已经赢得了年轻人的支持。

 7月1日,中国共产党迎来了百年诞辰。1921年,12个人在上海一座普通的石库门楼房里成立了中国共产党,这个党领导了一场革命,并最终在1949年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如今,作为百年大党的中共,究竟是正在变得老迈,还是依旧保持着年轻?中国乃至世界的未来取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无论人们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的政治制度有何疑虑,都很难否认中共的成功。1949年,中国还是个贫穷的半殖民地国家,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是41岁。而今天的中国,已被强大的七国集团视为不容忽视的竞争对手。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中共在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庞大国家里全面实现的。这一成绩堪称前无古人,但中共能否将这一成绩保持下去?能保持多久?我认为中共目前正在实施一项重大的自我更新工程,让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党和全国追求先进的青年人结合在一起。世界其他国家可能没有注意到这一重要发展。

 能在全世界头号人口大国长期执政,中国共产党靠的是两大特质——自我实现和自我革新。自我实现是目的,自我革新则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中国共产党的终极自我实现是以其最初的使命为中心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围绕着初心。中共成立之初就确立了两个主要目标,社会主义和民族复兴,使中国摆脱近代以来屡受外侮、积贫积弱的屈辱命运,建设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社会,恢复中国应有的世界大国地位。中国共产党过去做的、以及未来将要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要实现这一目标。

 第二大特质“自我革新”是中共的“杀手级应用程序”。毕竟,中国共产党已经精确策划了两次历史性的革新,目前正在进行第三次。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次革新是1949年后,从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第二次是邓小平1979年的一系列改革,把中国极其封闭的计划经济改造成如今与全球经济深度融合的庞大市场经济。这帮助中共避免了苏联的命运,当年冷战结束时许多人曾满怀信心地预测,中国将走上跟苏联一样的道路。

 1625543581086028494.png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资料图)

 过去的五到十年里,另一场革新悄然到来,给中共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如何把它展开执行下去,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从中国自身的发展来看,在这场革新中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正是在那次大会上,中国“官宣”了一场范式转变,目标从一门心思追求经济发展,变成追求“均衡发展”和“共同富裕”。在中国的政治词汇中,这意味着财富再分配。

 这一转折点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多年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结果。自邓小平开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三四十年里一头扑在经济增长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新的挑战也出现了,即政治腐败、财富不平等和环境恶化。在2012年十八大召开后,党就开始采取严厉手段打击政治腐败,这场反腐斗争至今仍在继续。2017年以来,党开始认真解决另外两个问题。

 与这场革新同步的,是中国社会的重大趋势,特别是年轻群体的趋势。这些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出生的人(也就是所谓的90后和00后)与上几代人有本质的不同。这群年轻人数量将近4亿,是撑起中国未来的脊梁。他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成长在一个日益繁荣富强的中国。我这代人主要的关切点是中国有多穷,所以我们把目光都投向了市场经济,而90后和00后却认为,他们这代人和中国社会面临的主要挑战本质上是不平等问题。

 有明显迹象表明,中国年轻人对资本和市场的看法已转为负面,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支持明显提高。例如,在中国面向年轻人的主要视频社交媒体Bilibili上,2020年有关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资本和劳动的内容最受欢迎,这些节目数据的增幅超过任何其他节目。即使在极具企业家精神的科技行业,年轻人反对过度剥削的声浪也越来越高,其中既包括低收入快递员所受的剥削,也包括高收入但加班时间过长的技术人员和专业人士所受的剥削。

 在前一次革新中,中国共产党把自己的角色从计划经济管理者,转变成以市场经济为基础引领发展的执政联盟。现在,通过把建设公平社会纳入政治目标,中国共产党正转向重新肯定社会主义和财富再分配。最引人注目的实际行动,是在全国范围内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消除贫困的工作。这项工作始于2012年,并于2015年加速展开;用了八年时间帮助中国处于贫困线以下的最后九千九百万人摆脱了贫困——这在中国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为了完成这一任务,数以百万计的党员干部奔赴边远农村和崎岖山区条件恶劣的减贫第一线。据最新统计,在此过程中有1800多名党员以身殉职。

 与此同时,政府开始下大力气约束垄断型企业。最著名的例子是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金服在即将上市的最后一刻被取消资格。政府更严格地执行反垄断法已成为常态。其目标是保护公共利益,尤其是劳动者的利益,使其不受私人资本控制的大型平台公司的侵害。用党自己的话来说,目的就是“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这种范式转变也带来了重大的挑战和风险。中国的年轻一代希望解决不平等问题,但也希望享有经济机会,继续提高自身生活水平。如果经济不能持续发展,后者是不可能实现的。国家的再分配措施如果引导不当,就可能扼杀对增长至关重要的企业家激励机制。中国共产党能否成功把握趋势,使其避免陷入民粹主义冲动,成为有助于建设公平高效社会的实际政策?

 另一个范式转变发生在中国青年当中,这就是中国如何看待世界,以及它与世界,尤其是它与西方的关系。特朗普时代向中国人展示出一个全新的美国,与他们几十年来的印象截然不同。那些仰望美国,觉得“美国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的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在新一代中国人眼里,美国和欧洲治理水平低下,不平等问题比中国更突出,而且表现得政治失能,社会极化、内部敌对现象严重。

 与前几代中国人相比,90后和00后对国家更有信心,更加爱国。他们很自然地响应党的号召,对中国道路更有信心。近期有两件事巩固了这一变化。一是新冠疫情,中国迅速控制住疫情,与其他国家一波接一波反反复复形成了鲜明对比。另一个则是西方对中国的敌意在不断上升。

 长期以来,中国民众已经习惯了西方对中国的各种批评,无论是腐败问题还是人权问题。实际上,这种批评在中国民众——尤其是商业和知识精英——当中,往往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共鸣甚至支持。但西方政界和媒体界当前这股妖魔化中国的风潮,则被中国人普遍认为太过极端,只是在企图遏制中国的进一步发展。

 1625543613426066122.png

来中共一大会址参观的青年学生。图片来源:新华网

尤其是中国的年轻人,他们发现西方描绘的中国不一定符合他们生活中的实际情况。所以许多人对西方产生了怀疑和愤怒。在西方攻击中国最频繁的两个问题,即新疆和香港问题上,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都站在北京这一边。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年轻网民经常在网上呼吁抵制西方品牌和名人。

 事实上,中国青年正在成为中国共产党长期目标——即“走属于中国自己的发展道路”——最坚定的支持者。来自爱德曼信任度调查报告(Edelman Trust Barometer)的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公众对政府领导力的满意度达到了惊人的90%。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近期一项调查显示,年轻受访者对政府支持度的提升幅度最大。2019年,超过80%的新入党党员年龄在35岁以下,人数接近190万。近80%的大学生表达了入党的意愿。

 所有这些或许都让西方读者感到意外。但既然中国年轻人的愿望与党存在的理由——即初心——如此高度一致,那么未来的问题就在于中共这个百年大党要如何适应新形势,来最好地服务(和领导)年轻人。中国共产党需要把中国年轻人朴素的能量和理想导向建设性的社会主义,避面陷入过度的民粹主义;导向健康的爱国主义,避开狭隘的民族主义。如果中国共产党能做到这一点,它将满足中国新一代年轻人的物质愿望和精神理想,并因此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掌权。成功当然不是确保的,但我不会赌他们失败。

 

(本文首发于2021年7月5日观察者网)


上一篇:周波:放下“受害者”意识,中国走向博大宽广

下一篇:吴士存:“西方只是更习惯中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