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中美关系会否更具韧性

苏刘强: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孙成昊 :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640.jpg

2023年中美关系发展历程表明,经过几年的激烈博弈与反复调适,中美关系的韧性逐渐显现,并形成了支撑两国关系稳定发展的若干共识。2024年的中美关系尽管面临积极因素,但也存在诸多挑战。

2023年的中美关系一定程度上呈现出“低开高走”的态势。2022年11月中美元首巴厘岛会晤后,各方原本期待中美关系在2023年会出现积极发展态势。然而,2023年2月发生的“无人飞艇事件”打断了中美关系止跌企稳的进程,中美关系政治氛围恶化,两国高层接触一度暂停,中美关系跌入新低。

5月,中国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毅与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在维也纳举行会晤,双方就推动中美关系排除障碍止跌企稳进行了坦诚、深入、实质性、建设性的讨论。6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访华,标志着中美走出“无人飞艇事件”阴影,双方决定重回两国元首巴厘岛会晤确定的议程。随后,中美高层接触迅速恢复,美方相继有财长耶伦、商务部长雷蒙多、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加州州长纽森、国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率领的美国国会参议院两党代表团访华,中方也有何立峰副总理、王毅外长等访美。11月,中美两国元首在旧金山再次举行会晤,就中美关系的战略性、全局性、方向性问题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达成了一系列重要共识,并形成多项务实合作成果。中美关系止跌企稳,开辟了中美关系面向未来的新愿景。

640 (1).jpg

▲5月10日,王毅与沙利文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会晤。

2023年中美关系发展历程表明,经过几年的激烈博弈与反复调适,中美关系的韧性逐渐显现,并形成了支撑两国关系稳定发展的若干共识。战略上,双方不寻求新冷战,负责任管控中美分歧与竞争,实现和平共处。安全上,双方不愿发生冲突,保持高层沟通与接触,妥善处理台湾及各类意外事件。经济上,双方不谋求脱钩,探索中美经贸博弈的边界。意识形态上,双方尊重彼此制度与道路选择,不寻求颠覆对方体制。人文交流上,双方致力于恢复和扩大中美各领域交流与人员往来。合作上,双方在具有共同利益的双边及全球治理领域开展建设性合作。

在中美两国元首成功举行旧金山会晤之后,2024年两国关系会“高开低走”吗?我们有理由对2024年的中美关系抱有谨慎乐观的期待。

一是元首峰会的后续效应。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为明年中美关系营造了积极的政治氛围。后续双方团队将继续保持高层互动和互访,跟进落实旧金山会晤所达成的一系列共识与务实合作成果,各项机制化对话能够为两国关系保驾护航。

二是两国人文交流的持续扩大。随着中美关系缓和以及两国直航航班大幅增加,中美文化、体育、青年、工商界的直接交流预期将扩大,这有利于夯实中美关系的民间基础,改善两国民众对彼此的了解和认知。

640.png

▲一架客机从美国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罗纳德·里根华盛顿国家机场起飞。

三是两国政府都有以国内事务优先、不愿中美关系再出意外的政策倾向。2024年是美国大选年,拜登政府以争取实现连任为最优先考虑,不愿中美关系成为美国大选的重要议题或政治负担。同时,中方也以国内发展为优先议程,致力推动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不愿美国大选波及中美关系。

2024年的中美关系尽管面临积极因素,但也存在诸多挑战,中美关系的积极动能可能遭遇冲击,中美关系的韧性或许将接受新一轮考验。

第一,中美关系的结构性压力难以消解。过去几个月的中美高层接触,暂时制止了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趋势,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对华战略竞争的方向。中美在地缘政治、安全、科技、价值观、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上的诸多分歧和矛盾仍将继续存在。由这些分歧和矛盾所构成的中美关系的“坚冰”,不会因为近期中美高层接触而完全“消融”。双方更多是通过恢复高层接触来管控分歧和矛盾。这些分歧和矛盾随时可能爆发,从而将中美关系推向消极。

第二,美国大选对两国关系构成挑战。2022年中美元首巴厘岛会晤的积极效应,持续不到3个月就因美国采取激烈的对华竞争政策而遭受“寒流”。2023年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的积极效应或许会持续更长时间。但随着2024年下半年美国大选进入“白热化”阶段,可以预见,共和党必然会猛烈攻击拜登政府对华政策“软弱”,要求对华采取更强硬措施,中美关系氛围很可能重新恶化。此外,如果特朗普从共和党初选中胜出,与拜登辩论对华政策的主要声音将不再是现在的共和党“建制派”,而是对华更为强硬的一派。

640 (1).png

▲“对华强硬”已经在美国共和党党内成为主流。此为11月美国总统选举共和党初选候选人第三场辩论的视频截图。

第三,“黑天鹅”事件仍可能冲击两国关系。当前中美关系仍处于较为脆弱的稳定态势,一旦2024年遭遇类似“无人飞艇事件”,将会对中美关系造成意外冲击。例如,中美军舰或飞机发生海上意外、美台合作与高官频繁互动、乌克兰危机致使美国大规模制裁中俄正常经贸往来等。

更大的不确定风险是美国炒作所谓“中国干涉美国大选”。鉴于2016年美国大选时曾炒作“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并对美俄关系产生巨大负面影响,鉴于X平台(推特)等网络社交平台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发挥重大影响,鉴于美国年轻人喜欢使用TikTok,同时美国年轻人在2020年大选中更倾向民主党,更鉴于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要求在美国禁止TikTok,因此不能排除在2024年美国大选期间,美国国内炒作所谓“中国干涉美国大选”,特别是炒作所谓中国利用TikTok“干涉美国大选”。一旦出现类似政治炒作,中美关系将面临严峻挑战。

本文2023年12月25日首发于“中美聚焦”。


上一篇:达巍:中美关系“新常态”正在生成

下一篇:傅莹:基辛格就美国如何与中国共处留下忠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