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巍:台湾2024选举后,中美关系存在危机点

640 (1).png



台湾选举临近 美菲敏感时刻南海巡航


美菲时隔七年重启海空联合巡逻,从距离中国台湾岛最近只有140多公里的菲律宾北部出发,在“过界”边缘反复试探。11月25日,美“霍珀”号导弹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批准,非法闯入中国西沙领海,坐实其 “南海安全风险制造者”、南海和平稳定的“最大破坏者”身份。南部战区三天两度发出严正警告。

达巍指出,在整个中美关系里,南海问题是美国的一个抓手。美方确实希望在南海搅一下局,那么在搅局的过程当中,菲律宾当然是最好用的一张“牌”,或者说可以充当“马前卒”的角色。“如果你真的在这个问题上有比较多的考虑的话,你也可以推迟,或者说不做这样的一个巡航。但是美菲仍然在这个时间点,进行了这样的一个巡航,而且包括现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投票的日子也是日益临近,在这种敏感时间点上,美方这样的一个巡航,其实都会让人产生联想。”

640 (2).png

美“霍珀”号导弹驱逐舰 资料图

美掏空“一中政策”不乐见两岸和平统一


有分析认为,目前中美在台海是个僵局,但这个僵局总要打破,我们总要向着统一的方向前进。达巍指出,现在的问题是,美国人长期在讲的所谓“一个中国”政策的核心,是要求两岸问题和平解决,但是对统一,美国从来不说话。“其实我们中美的学者在交流时,我们经常跟美方说如果你支持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话,你就应该支持和平统一。因为和平统一是和平解决的一部分。美国很多的学者,包括一些前官员,他们私下都承认说,支持和平统一,其实并不违反美国自己的政策,但是美国不愿意讲。”

达巍认为,美国表面上坚持“一中政策”,底下却不断地在掏空,里面那些内容都没了。在和平统一的问题上,要推动美国停止虚化“一中政策”,不能只讲“一中”,要明确支持“台独”是不行的。他说:“明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之后,美国国会会不会有动作,国会里的某些议员会不会有动作?比如说如果是绿营的人当选,那么他们会不会去访问,会不会引起新的危机,我觉得这些都是危机点。”

美方说一套做一套搞“危险驾驶”如何应对


以中美元首旧金山会晤为新的起点,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机遇期,但中美之间仍然存在着很多深层次结构性的问题。达巍表示,中美恢复高层对话,并不意味着美方就会停止损害中方利益的行为。中美关系消极面大于积极面的结构并未发生改变,而美方急于在中美之间修建“护栏”,却未能掩盖其“危险驾驶”的事实。美方说一套做一套的“危险驾驶”才是给中美关系带来风险的核心原因。

美国明年会进入大选年,中美关系是否会随之出现一些“风浪”?达巍指出,明年注定是较为敏感的一年,但不必高估一个国家国内选举对国际关系的冲击,要分清“风声”“雨声”和“雷声”。从拜登政府的角度来说,它可能会求稳,不希望再有新的危机出现。假如民主党连任的话,中美关系稳定态势会更好一点。如果是共和党赢、白宫换人的话,美国的对华政策和国内政策,都会发生极大的变化。当然它首先会对美国国内造成很大的冲击,也会影响到外交,会影响到中美关系。

达巍认为,从现实来看,明年中美两国要守住“稳”这一底线。在此基础上,双方可以在某些领域展开合作,比方说禁毒、经贸、人文交流等等。但总体而言,对中美关系不能抱有太高的期待和幻想。


本文2023年11月30日首发于“直新闻”


上一篇:孙成昊:为何人文交流对中美关系如此重要?

下一篇:肖茜: 与基辛格的最后一次会面:他希望中美能谈出一份新的“上海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