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茜: 与基辛格的最后一次会面:他希望中美能谈出一份新的“上海公报”

2023年10月,“中美民间对话­——我们的故事,我们的理念”在纽约花旗银行总部举行。此次对话由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联合举办,旨在自下而上为已经冰封三年之久的中美关系打开沟通与交流的渠道。


对话结束后,中国代表团主要成员在朱民团长的带领下,前往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的办公室拜访基辛格。在此之前,基辛格刚在百岁高龄之际到访中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他时表示:“中美关系永远和基辛格这个名字是连在一起的。”在京期间,基辛格与中国科学家和学者代表会面,呼吁中美两国积极开展人工智能领域二轨外交对话。直到去世前,基辛格还在积极游走,希望推动中美战略界在这方面的对话与合作。


在提出拜会前,代表团有些顾虑,毕竟老先生已经百岁高龄,不知道是否还适合会见来宾。但基辛格办公室很快回信,欢迎代表团到访。10月25日下午,代表团一行带着鲜花和从遥远的中国带来的礼物,前往基辛格办公室。

图片

代表团成员与基辛格合影

这也是我第四次在纽约拜访基辛格老先生。和以前的地址不一样,他搬到了一间更小的办公室,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有所缩减。尽管如此,办公室还是为中国代表团做了精心安排。因为我们人数较多,还专门在沙发后面摆了几排椅子,方便大家坐下交流。

整个会见长达一个小时,老先生围绕中美关系、中东问题和人工智能发表了观点,还耐心回答了团员的提问。

在中东问题上,他说,如果两国此前一直有着密切的联系与沟通,经常交流国际局势,双方就会对当前巴以冲突有所准备。他强调,无论两国之间存在多大的矛盾,都需要时刻想到要对世界和平负责,而这需要超越两国双方自己的利益。

关于中美关系,基辛格对中美领导人在旧金山的会晤充满期待,赞赏两国领导人为稳定当今最重要双边关系和重建信任所显示的政治领导力。他强调,中美两国应当成为合作伙伴,虽然他和很多人的观点都不一样,但他也注意到美国政府正在一点一点往这个方向努力。最后他语重心长地说,如果中美两国能在未来10年谈出一份新的“上海公报”,将成就两个伟大的国家。

顺带一提,就在我们和基辛格见面的前一天,他出席了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年度晚宴,晚宴为表彰他为中美关系发展所作的卓越贡献而向他颁奖。当他接受颁奖时,全场嘉宾报以持久热烈的掌声,我们代表团全体成员也见证了这一刻。而基辛格在他长达10分钟的致辞中说道,“我一生中一半时间都在为中美关系工作。”

微信图片_20231206110713.jpg
基辛格与代表团交流


在回答关于人工智能的提问时,基辛格说,人工智能揭开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全新一页,人类创造出的智能将何去何从,人类自己也无从知晓。因此需要尽快加强治理,否则后果将非常危险。两国需要在这一问题上尽快展开对话,交流人工智能未来的发展方向,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与风险以及如何合作应对。如果陷入人工智能军备竞赛,谁都无法预测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在交谈过程中,整个房间非常安静。大家屏气凝神,仔细聆听老先生带有德国口音的讲话,生怕错过了任何精彩的评论。因为年纪老迈,老先生每讲5-10分钟,都会休息几分钟,或者打个小盹。大家都会耐心等待。时间长了,他的助手会通过咳嗽或是敲茶杯的方式唤醒老先生。神奇的是,他每次都能接上上次的话头,继续侃侃而谈,思路清晰,观点犀利。这让我不得不惊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和精神,支撑着老先生到百岁高龄还在为中美关系奔走,劳心费神。到最后,老先生停顿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们也担心他体力不支,主动结束了对话。

基辛格是中美关系的开拓者和见证者。他懂中国,也愿意了解中国。他到访中国上百次,在两国间发挥桥梁和纽带的作用,帮助两国增信释疑,呼吁两国共同推动双边关系重回正轨,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他虽是一位现实主义者,但已明显超越了国家利益,从全人类和世界的视角来看待国际关系和全球秩序。

临走之前,代表团成员之一、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达巍为基辛格系上代表团带去的清华围巾,希望邀请老先生在下次到访中国时来清华大学。遗憾的是,这个愿望已经无法实现。但我们相信,中国人民将永远铭记基辛格。老先生的嘱托也将永远鼓励着我们一代代学者为中美关系稳定发展,为中美人民世代友好,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继续做出我们力所能及的贡献。


本文2023年12月1日首发于“澎湃新闻”


上一篇:达巍:台湾2024选举后,中美关系存在危机点

下一篇:达巍:从旧金山峰会看中美关系“新常态”的动向与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