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密:自贸试验区的改革开放红利持续释放

2024-06-27

5月14日,美国总统拜登称,在考虑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建议后,指示USTR采取多项行动,提高战略行业特定产品的关税。此次关税提高涉及18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对中国“新三样”产业的影响不容小觑。这也意味着,2018年特朗普政府对华加征的301关税在拜登执政期间不但没有被取消,反而进一步提高。
2023年1月28日,一批从智利进口的锂原料硫酸锂盐抵达上海吴港,将被用于长三角地区新能源汽车电池生产以及其他化工制造。

对多边经贸体系权威性的公然挑战

美国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两年。2022年5月,USTR就启动了法定的特朗普301关税四年期审查程序;9月,USTR称因为收到了继续实施301关税的请求而启动审查。

在经过两年的审查和评估后,5月14日,USTR发布了301调查四周年评估报告。报告延用了特朗普时期301调查的主题——对中国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有关的行动、政策和实践的调查。报告得出以下结论:“一是301关税有效地鼓励中国采取措施改变部分与技术转让相关的法案、政策和做法,减少了美国个人和企业受到的相应影响;二是中国并未消除与技术转让相关的法案、政策和做法对美国企业造成的负担或限制,中国未进行根本性改革,甚至在网络入侵和网络盗窃等方面变得更加有威胁,进一步加重了美国商业的负担或限制;三是关税(包括中国的报复性关税)对美国总体经济福利的负面影响很小,对受关税影响最直接的十个行业产生了积极影响,对美国经济的成本和就业的影响微乎其微;四是美国经济受到的负面影响主要与中国对美出口的报复性关税有关。”报告认为,征收301关税有利于减少美国自华商品进口,增加从其他来源(包括美国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的进口,支持美国供应链的多元化,增加经济的韧性。

1719800689891028464.png

基于上述结论和当前的新形势,USTR决定对原有的301关税进行两项调整。第一项调整涉及新能源、关键矿产资源、半导体等11类商品,第二项调整主要针对个人防护用品(PPE)。PPE在疫情期间曾经是紧俏商品,伴随疫情的结束,相关产品的需求明显减弱。与之对应,近年来在中国出口商品中表现突出的“新三样”(新能源汽车、锂电池、太阳能电池),由于美国企业自身产能不足且需求量持续扩大,感受到了来自中国的竞争压力。因而,USTR故技重施,以提高关税、限制市场竞争的方法来减轻这一压力。按照USTR的计划,2024年,中国出口美国的电动汽车关税将提高至100%,太阳能电池(无论是否组装成模块)提高至50%,锂电池提高至25%。

众所周知,301关税是美国依据其国内法——《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采取的征税行动。自从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以来,各成员都承诺遵循多边协议所确定的规则进行国际经贸活动。而美国以国内法为依据,采用单边贸易保护主义行动处理与其他WTO成员的贸易问题,直接违背其在WTO所做的承诺。针对特朗普政府时期对华征收的301关税,中国向WTO发起诉讼,WTO已然做出了明确的裁定,认为美国仅对中国商品加征附加关税违反了1994年《关税和贸易总协定》第一条,且附加关税税率超过了其在《承诺减让表》中确定的关税,违反了该协定第二条的1(a)和(b)款。然而,对于WTO的裁定,美国政府却采取漠视的态度,公然对多边经贸体系权威性提出挑战。

影响不容小觑

虽然在正式采取行动前,USTR给出了30天的公众意见征询期,也暂时排除了对19种太阳能制造设备加征关税,但该举措一旦正式实施,对中国“新三样”产品的影响依旧不容小觑。
据中国海关统计,2023年,中国“新三样”产品出口额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达1.06万亿元,同比增长29.9%,继续成为中国外贸的亮点,占当年中国出口总额的4.4%。“新三样”产品出口表现与国内扎实的产业基础和充足的市场信心有着密切关系。新能源汽车方面,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在整车出口的491万辆汽车中,新能源汽车出口达到120.3万辆,同比增长77.6%。在锂电池方面,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锂电池的总产量超过940吉瓦时,行业总产值超过1.4万亿元,出口额达到4574亿元,同比增长超过33%。在光伏产品方面,中国光伏组件的产量连续16年位居全球首位,多晶硅、硅片、电池片和组件的产能全球占比均达80%以上,不少企业依托中国国内的研发和供应链体系,在全球化产能布局上迈出了积极的一步。

拜登提高301关税会对中国的“新三样”产品供应链和产业链产生怎样的影响?具体来看,加征关税对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直接出口影响相对有限。近年来中国新能源汽车出口的快速发展并非受美国市场的直接支持,在美国政府不断调整贸易政策、加强外资监管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在选择探索美国市场时表现得较为谨慎。2023年中国纯电动汽车出口额达到341亿美元,直接向美国出口的电动车仅为3.68亿美元。但是,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发展并非由单纯的成本控制决定,科技要素在改善用户体验、适应数字经济时代发展中扮演了更为重要的作用。如果中美两国沿各自发展路径前行,不仅对市场形成直接切割,改变技术演化路径、降低经济效益,还会给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带来更多“二选一”的抉择困境。

加征关税对中国锂电池行业的影响不容忽视。作为能源的载体,锂电池以其质量和效率优势成为新能源汽车的重要组成。而伴随光伏发电、风力发电等装机容量的增加,锂电池的用途也得以不断拓展。美国是中国锂电池出口的第一大市场,2023年,中国锂电池对美出口额占总出口额的20.8%,同比增长33.94%,因而加征关税对中国锂电池行业的影响更加让人担心,但短期内全球锂电池领域中国占优的格局不会发生变化。在市场需求的驱动下,中国锂电池的对美出口额可能在出口量稳定的同时因单价提高而增加。

中国在光伏领域的优势同样较为明显,301关税不会改变中国相关企业的竞争优势,但有可能影响企业对美国市场需求的响应能力和关注度,减弱企业技术创新和升级的动力。

在能源革命浪潮的席卷下,“快鱼吃慢鱼”的现象普遍存在。因而,在遭受美国打压的不利条件下,中国“新三样”企业更需要倾听市场声音,保持创新激情,弥补自身短板,努力强化自身在全球的竞争力。


本文刊载于《世界知识》2024年第12期

下一篇:王元丰:全球教育的斯普特尼克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