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SS基础研究系列】美国国防部长特别助理拉特纳对华观点汇总(二)

2021-04-13

二、经贸领域

2020年1月28日,拉特纳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发文《迎接中国的挑战》,文章指出,中国正在推动印度-太平洋地区走向一个更加封闭和不自由的未来,其核心战略将直接损害美国的重要利益。在中国主导的秩序中,中国政府制定对自己有利的贸易和投资规则,主导领先的技术、数据和标准,并在区域合作中拥有设定议程的权力。与此同时,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过美国,并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基因组学等关键领域取得技术优势。同样,在印太地区的外交和经济发展方面,中国也在以更专注、更创新的方式超越美国。相比之下,美国经常分心,反应迟钝,措手不及。此外,美国政府继续不成比例地将资源投向欧洲和中东,这与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和国防战略并不一致。

中国利用其巨大的市场,追求反竞争的贸易做法,并通过有利于中国企业的机构和倡议来调整地区经济秩序,从而削弱了美国的经济影响力。作为该地区占主导地位的贸易伙伴,中国选择性地利用发展融资和市场准入作为胡萝卜加大棒,以推进中国的内外政策议程。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在推动包括亚投行及“一带一路”战略在内的新的经济体制和举措方面表现得非常灵活,以创造该地区日益形成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秩序的假象,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将这种假象变成现实。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进一步为其提供了挑战美国安全利益的能力,利用这些机构和战略,中国既可以直接投资于军队的现代化建设,也可以间接利用经济压力来影响美国盟友和合作伙伴对美中军事关系的广度和未来的决策。 

美国不应再将经济政策的重心放在迫使北京对中国经济做出根本性的结构性变革上。然而,华盛顿的反应也不应该是切断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关系:许多贸易和投资领域看似对美国有利,实际上为北京提供了杠杆。事实证明,美国和中国经济的大范围脱钩将给美国人带来不必要的代价。相反,为了解决中国在利用美国经济开放的同时,在国内保持相当封闭的经济所带来的不公平优势,有必要采取更优的经济相互依存方式。

美国需要促进其在印太地区的贸易和投资,通过新的国际开发金融公司、双边投资条约和进出口银行,促进美国在该地区的更大投资。美国财政部、商务部和国务院应加强在印太地区的商业外交;扩大技术援助项目;加强和利用美国的金融力量,制定和实施新的经济治理战略概念,提高金融市场的透明度;支持美国在金融技术方面的领导和创新,创建金融技术加速监管框架,与外国司法辖区开展竞争;调整印太地区和全球的经济秩序,加强美国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合作,带头为发展融资设定高标准,并使针对中国的任何附加关税更具针对性。

https://www.cnas.org/publications/reports/rising-to-the-china-challenge

2020年9月,拉特纳在宾州门户网站发文评论道,中美贸易战协约包含了诸多不切实际的条款,在第一阶段就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经济损失,农业破产率增长20%,制造业也持续低迷。相比较而言,拜登坚决维护美国国家利益,让美国重新超越中国。

https://www.pennlive.com/opinion/2020/09/trump-has-been-weak-on-china-and-americans-have-paid-the-price-opinion.html

三、科技领域

2020年1月28日,拉特纳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发文《迎接中国的挑战》,文中指出,幸运的是,美国在与中国的技术竞争中仍保持着许多优势:世界级的大学和研究机构、领先的技术公司、充满活力的风险投资和初创企业生态系统,以及悠久的创新回报历史。美国也从世界各地人们想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中受益匪浅。

然而,由于华盛顿和北京的选择,美国作为全球技术领导者的地位正受到威胁。美国的研究和发展支出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份额几十年来一直停滞不前。与此同时,中国在研发领域的投资已经翻了两番,而且总投资正处于超越美国的边缘。结果显示,中国现在是许多战略技术的全球强国,在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和基因组学等关键领域与美国不相上下或领先于美国。如果目前的趋势继续下去,未来的军事、经济和政治后果可能会使印太区域向中国的地区秩序愿景倾斜。

美国可以通过以下几点方式增加在科技领域的竞争力。第一,进行创新激励,增加研发投资,培养、招募人才,并提供公共物品以支持美国的研究,通过制定标准和前景规划,加速美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创新;第二,仅仅增加投资创新还不够,美国应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来应对系统性的知识产权盗窃和强迫技术转让,保护关键的美国技术优势,对半导体制造设备等高精尖设备实行多边出口管制,并增加对下一代硬件的资助,同时,美国应确保实现自身关键技术来源多样化,以减轻供应链中断的风险;第三,打击非法技术转让,改进间谍风险检查方式,国务院、联邦调查局和情报部门应共同努力,制定更加严格的签证筛选标准,以增强识别间谍活动的能力,扩大制裁范围,并将更多与中国军方有联系的公司列入出口限制名单;第四,美国需要与中国合作,牵头为新兴技术制定新的国际规则、规范和标准,更积极地参与制定技术标准,在国际上发挥领导作用。

https://www.cnas.org/publications/reports/rising-to-the-china-challenge

2020年8月6日,拉特纳在接受新美国安全中心访谈时表示,“科技”是未来美国最后可能取得成功进而重振其竞争力的领域。美国在许多竞争领域都出现了战略优势衰退,因此美国与相关伙伴国家在科技政策方面可加深合作以重振美国竞争力。美国须与日本、欧洲、澳洲及韩国合作,在寻求安全可靠的供应链、设定人权规范、共享投资监管等方面加强合作,不只是出于重建“美国优先”,也能借此对中国施加影响。 

https://www.cnas.org/publications/podcast/ely-ratner-executive-vice-president-director-of-studies-at-cnas-and-evan-feigenbaum-vice-president-for-studies-at-the-carnegie-endowment-for-international-peace

四、军事领域

2020年1月28日,拉特纳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发文《迎接中国的挑战》,文中提出,虽然美国仍然保持着对中国的整体军事优势,但在过去20年中,这一差距已经大大缩小了。如果这一趋势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到2020年代末或2030年代初,区域平衡可能会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倾斜。在某些情况下,目前的军事平衡可能已经对美国产生了不利影响。

美国需要一种新的美式战争方式。潜在的军事问题是,美国的战争概念和军队仍然容易受到中国的“系统破坏战”的攻击,中国的“系统破坏战”通过攻击关键节点以产生系统性影响。需要解决的挑战很多:美国空军基地、航空母舰和水面舰艇太容易受到中国的空中和导弹攻击;美国目前的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情报、监视和侦察系统在中国的网络攻击、电子战和远程打击面前很脆弱;美国的后勤系统、港口和机场容易受到网络破坏和物理攻击;联合部队缺乏足够的精确制导弹药,所有这些不足都必须予以相当的重视并抓紧解决。

印太区域的不同地区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案。美国应放松对与俄罗斯有安全关系的国家的制裁威胁,以促进与中国的平衡。如果更先进的军事合作在技术上和政治上都是不可行的(如东南亚大部分国家),美国应该建立一个海上共同行动的图景,既可以启动安全合作,也可以抵御中国低烈度的胁迫。最后,美国应该特别注意支持印度给中国制造军事困境的努力,从而以相对低的成本,弱化中国军队将注意力和资源集中到美国在东亚和西太平洋的据点的能力。

https://www.cnas.org/publications/reports/rising-to-the-china-challenge

五、全球问题领域

2020年1月28日,拉特纳在新美国安全中心发文《迎接中国的挑战》,文中提出,美国的战略应进一步注重加强地区国家抵御中国政治、经济和军事胁迫的复原力。支持美国合作伙伴可以采取多种形式,包括加强区域机构的作用,提供有针对性的军事援助,支持民间社会和反腐败举措,提供发展资金和人力资本培训等。同时,美国应该为与中国的合作敞开大门,尽管它在该地区增加了更具竞争力的战略。在某些领域,如果可能的话,与中国在印太地区合作完全符合美国的利益,包括气候变化和能源、全球公共卫生及核不扩散等领域。与中国的合作不仅将促进美国的利益,还将向该地区传达一个重要信息,即美国并没有寻求与中国的全面对抗。

https://www.cnas.org/publications/reports/rising-to-the-china-challenge

CISS实习生:蔡依航、邓家骏、任怡静、牛颖卓、姚迟迟

CISS指导老师:董汀、朱荣生、许馨匀


上一篇:【CISS基础研究系列】美国国务院中国政策高级顾问米拉·拉普-胡珀涉华观点整理(一)

下一篇:【CISS基础研究系列】美国国防部长特别助理拉特纳对华观点汇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