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波:美军开启“大规模演习2021”

2021-09-03

  • 胡波:“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主任、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8月3日至27日,美军高调开启“大规模演习2021”(Large Scale Exercise 2021,简称“LSE 2021”)。该演习由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亲自指挥,在海军舰队司令部、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海军欧洲司令部三个责任区开展,跨越17个时区,超过36个单位实地参加,另有50多个单位远程参与,共计2.5万名现役军人荷枪上阵。

    美国海军在全球范围内同步举行如此大规模的军演,上一次还是在1981年,因此有人把“LSE 2021”评论作“冷战回归的象征”。在演习吹风会上,美军毫不避讳“LSE 2021”瞄准“大国竞争”和“高端军事冲突”。在美军两大主要假想敌中国和俄罗斯当中,由于中国已被其明列为“最大海上战略竞争对手”,相关实际推演围绕中国的戏份必然更重。

    这是美国海军在全球范围内的一次动员和测试,推演的是整体协同和新型作战概念的应用。大国间和平日久,军兵种、战区之间阵线和条块分割非常普遍,美军也不例外。随着军事科技的发展,大国军事斗争形态也在发生变化,没人能百分之百确定未来战争会如何展开。美军战略焦虑感倍增,“LSE 2021”有全面摸清底数和找差距的意图,旨在推动美军尽快实现从应对反恐战争到高烈度大国军事冲突的转型。

    1630910616478070610.jpg

    资料图片:美国军舰

    近年美军瞄准大国竞争,进行了一系列作战概念创新,包括“分布式海上作战”(DMO)、“远征前进基地作战”(EABO)、“濒海作战”(LOCE)等,“LSE 2021”将评估和完善这些新的作战概念。

    自2015年以来,美军针对中俄加紧做各种规模的冲突准备,“LSE 2021”以应对大规模高烈度军事冲突为首重。美军作战概念创新所设想的场景依然集中在毗邻中俄的特定海域,针对中国主要是包括南海在内的周边海域,针对俄罗斯主要是北极周边海域。

    和平时期,美军每年有2000架次左右的大型侦察机、1200余个舰日的水面力量存在和数目不详的潜艇在南海及周边海域常态化活动。这些活动主要依赖美军“第七舰队”和在日本、关岛的前沿基地以及航空侦察大队,战时显然应付不了美军眼中的大规模军事冲突。这些兵力的任务主要也以侦察、存在和威慑为主,与中国的海空兵力会有越来越多的相遇,带来的主要是战术方面的风险,比如意外碰撞和摩擦。

    “LSE 2021”虽然主要演习区域不在南海,但南海却是美军兵力投送和运用的假想目标区域。换言之,谈大规模军事冲突,就不能仅考虑美军目前在西太前沿存在的兵力。按照美军的设想,全球兵力应一体化分布,理论上都可以调过来与中国进行海上博弈。

    中国和俄罗斯都不是当年的苏联,没有与美国全球争霸的方案,但在美国眼中,就是对其全球地位构成了紧迫而持续的挑战。为了应对大国竞争,美军的能力建设可能永远不会有“够了”的那一天,“为今晚的战斗做好准备”已成为美国海军的格言。

    展望未来,美国这样的演习会越来越多。按照美军的设想,“大规模演习”今后每两年举行一次,我们有必要“跳出演习看演习”。

    首先,这些演习规模大、舆论造势强,会不断烘托紧张气氛,让大家相信大国战争不再只是想象中的,而是越来越可能成为现实,从而进一步毒化中美关系,甚至影响世界和平。

    其次,美国的这些动作必然会使中国和俄罗斯加快做“最坏打算的准备”,从而使得大国竞争的实际程度变得日趋激烈。

    具体到南海,“存在竞争”会使得日常相遇和摩擦变得愈发普遍,中美两军都会加强新型作战平台和新型作战概念的推演,冲突的前景在这种推演中不可能不被考虑。

    文章于2021年9月1日首发于世界知识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胡波 刘明:遥感技术在海域态势感知中的应用

    下一篇:胡波:中国周边海洋形势近患与远忧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