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波: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已经保持了最大的克制

近日,在越南胡志明市举行的第15届南海国际会议上,中国参会代表、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论坛特约专家周波质问菲方代表,呼吁公正看待双方在南海问题上的争端,获得全网点赞。

本文为周波在此次会议上的演讲全文。

周波:

谢谢您,大使先生,也感谢越南政府和越南外交学院的邀请。

我们这一节讨论大国的风险与责任,我想说的第一件事是,我觉得当下做个中国人真不容易。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似乎无处不在,甚至在与中国无关的议题中也是如此。例如,乌克兰危机与中国毫不相干。中国事先并不知情,中国也没有在物质或军事上支持俄罗斯。但人们还是会问,中国支持哪一方?

受乌克兰危机影响,我们与欧洲的关系变得糟糕。我想用三句话来总结中欧关系的未来:首先,我认为只要乌克兰危机还在继续,中国与欧洲的关系就不可能有大的改善。第二,只要台海没有爆发战争,中国与欧洲的关系也不会变得特别糟糕。第三,只要中国与美国的关系不是特别差,那么欧洲人就会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谈论中国在南海之外的其他地区的责任很容易,因为中国是一个全球性大国,中国在做正确的事情,比如向巴勒斯坦和乌克兰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但说到南海,事情就复杂了,因为中国是声索国之一。

但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现在将亚太地区与世界其他地区进行比较,可能会庆幸自己生逢此地。因为与欧洲和中东相比,我们所在的地区更加和平。

回到南海问题,我认为中国已经保持了最大的克制。刚才人们在谈论中国对菲律宾海警船使用水炮,好像这是一种暴力行为。但我认为,这实际上只是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决心的最低程度的做法。

如果我告诉你,反而是菲律宾人使用暴力,杀了中国人,你会如何想呢?很少有人提到,菲律宾海警在2000年和2013年就曾杀害过中国人(注:菲律宾海警曾于2000年和2013年枪杀海南和台湾渔民)。中国军队一直都比菲律宾军队强大,菲律宾人怎么敢杀害中国人呢?是不是因为当时我们对菲律宾的政策不够硬,是不是因为我们对菲律宾太怀柔,所以菲律宾人才会杀中国人?

1699408858578056386.gif

菲律宾船只故意碰擦中国舰船

还有外部势力干预的问题。有学者提到在南海问题上,希望没有外部势力的干预,但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外部势力肯定会介入。

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来谈谈中美两军对话。现在中美两军之间几乎没有对话,但我的问题是,即使我们有对话又如何,如果我们只是恢复不会见效的对话,那么对话又有什么用呢?

至于对话没有成效的原因,是因为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在讨论的“安全”,完全是各执一词。在美国人口中,“安全”即safety,指的是美国军机、军舰、飞行员和船员的安全,而中国谈论的是中国主权和利益的安全。我们没有在同一频道上沟通,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因此,当谈到建立互信措施时,美国谈的是战术问题,而中国谈的是战略问题。

至于建立美国人所说的“护栏”,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或者说是极其困难的。回顾一下冷战的历史,你会发现美国和苏联之所以能够对话,是因为它们的军事实力大体上是相当的,因此他们才有能力开展对话。

在南海或西太平洋地区,中国的军事力量正在迅速增长,而美国人只想维持现状,所以才造成了今天的困难局面。我们不知道在西太平洋地区哪一方会变得更强大。而除了西太平洋地区,中国并没有在世界其他地方与美国开展军事竞争,但在西太这里不同,这里有中国的领海,这里是中国的家门口。

因此,我们过去制定的规则,比如海上意外相遇规则、中美海空相遇行为准则,并不能真正发挥作用,因为这些都是技术细节,本质上是让中国和美国两军的飞机、舰船保持安全距离。但什么是安全距离?这是无法量化的,双方军舰和军机大小不同,速度不同,遭遇时能见度不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能用较为模糊的方式强调良好的航海和航空专业作风,但各方都在指责对方没有遵守。

1699408923046001508.jpeg

2月,拦截P-8反潜巡逻机的解放军战机(图源:CNN)

但是,中国的不同之处在于,我相信中国是唯一会对美国的挑衅做出军事回应的国家。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格里高利·波利(Gregory Polly)刚才提到五角大楼的说法,每隔两天半,中国军机就会拦截美国军机。我的问题是,中国为什么要拦截?因为这些拦截发生在中国领海附近,及中国专属经济区的水域或空域。所以我有一个悲观的结论,也许只有当海上或空中再次发生致命碰撞之后,中国和美国才能冷静下来。我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但我看不到解决这个问题的好办法。

2013年,我曾带队前往五角大楼,讨论中美两军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认知分歧,但我们无法达成一致。我们都赞同航行和飞行自由,这是我们唯一达成一致的地方,其他议题上我们都有分歧。

因此,我认为南海比台湾海峡危险得多,我也一直在国际媒体上表达这一观点。为什么呢?因为美国人会不断派军舰和飞机来这里,继续他们几十年来的做法。美国人很难退让,与此同时,中国军队也在不断壮大,对我们认为是挑衅的行为,会降低容忍度。因此,问题在于何时,而非是否,再次发生严重事故。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们只能想象。

我并不担心正在谈判的南海行为准则。为什么?让我举个东盟的例子。东盟在1967年成立时只有五个成员国,直到1999年,也就是32年后,东盟才发展成10个成员国。东盟成功的秘诀就是“事缓则圆”,因为这一过程中不仅需要中国和东盟国家之间进行讨论,东盟国家之间也需要进行讨论。只有大家都满意的准则大家才能遵守。这才是正确的解决方案。

最后,让我谈谈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看法。我总是听到越南人说我们应该捍卫《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没错。但是,请允许我引用俾斯麦的话:法律是一根香肠,你最好不要去看它是怎么生产出来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长的一根“香肠”,因为它经过了9年的谈判,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长时间的谈判。为了让各方妥协,其中有很多故意模糊的地方。

为了鼓励各国批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公约规定各国都可以发表保留声明,中国就对第298条发表了保留声明。其实不止中国,总共有35个国家都发表了声明。中国不是唯一一个关心专属经济区安全问题的国家,在本地区,越南、马来西亚、印度也是。印度的规定比中国的严苛得多,它规定,如果外国想在印度专属经济区内进行涉及弹药和爆炸物的军事演习,必须征得印度政府的同意,中国的法律里并没有这么严苛的条款。

所以,当你谈到捍卫《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时,一定要小心,里面有很多细节不是非黑即白,而是灰色的。本届会议的主题是“澄清灰色,点亮绿色”(luminate the grey, light up the green),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谢谢。


(本文2023年11月4日首发于“观察者网”)


上一篇:周波:其他大国在中东问题上都有局限性,中国能发挥什么作用?

下一篇:唐晓阳:“一带一路”标志着全球化进入了以中国为关键元素的新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