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波:金砖组织和G20会陷入“争斗”吗?

编者按:清华大学战略安全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论坛特约专家周波,日前在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题为“BRIC by BRIC, the building of a new ‘home’ for the Global South ”的英文评论。周波认为,金砖组织并不像西方媒体描述的那样是中国的“粉丝会”,新增成员将助力金砖组织加强经济方面的合作。


国际秩序发生转变的明证,并非在欧洲心脏爆发的一场难以置信的战争,而是金砖组织的迅速扩员:从2010年的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五国,扩大为到2023年8月的11国,尽管其成员之一的俄罗斯,正直接参与着欧洲那场战争。

新加入的阿根廷、埃及、埃塞俄比亚、伊朗、沙特和阿联酋这六国,意味着金砖组织在短短十多年间扩大了一倍多,超过了其他任何国际组织的增长速度。
我们应如何看待世人对金砖国家陡增的兴趣?随着这个参差错落的组织发展进步,它将面临哪些挑战?

“金砖(BRIC)四国”一词是高盛集团一位经济学家2001年发明的,以吸引投资者关注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增长潜力。2009年,金砖四国BRIC首次举行领导人峰会,一年后,这个以首字母缩写为名的组织增加了一个新字母—南非加入进来,成为人们熟悉的金砖五国BRICS。

金砖扩员反映出全球南方国家希望共同开辟一条不再受西方主导的新发展道路;各方尤其担心全球经济依赖美元的风险。

正如巴西总统卢拉在今年年初的一次演讲中提到:“每天晚上我都在问自己,为什么所有国家的贸易都必须用美元来结算呢?”对于许多分析人士来说,2022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美国宣布冻结俄罗斯央行储备,充分暴露其权力不受约束,令人不寒而栗。

1696812595356073983.png

巴西总统卢拉在金砖国家工商论坛上(图片来源:ICphoto)

虽然全球南方国家普遍对西方的做法感到担忧,但《金融时报》等一些评论称,金砖组织无异于中国的“粉丝会”,其他金砖国家有可能成为中国的卫星国。
这类评论有误导性。金砖组织中,新成员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是美国的盟友,巴西和印度也都在与西方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此外,尽管中国和俄罗斯共同呼吁多极化,但两国的世界观并不一定相同。

俄罗斯怀念过去的辉煌,认为自己是国际秩序的受害者,并对当前国际秩序深恶痛绝。中国则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比任何国家都更拥护全球化。

在乌克兰危机中,中国与大多数全球南方国家一样,采取了审慎的中立立场。同样,在愈演愈烈的中美竞争中,金砖组织里的中小国家的对策也不是选边站队。

另有一些人将金砖组织比作不结盟运动,但这种比较也是不准确的。不结盟运动的优势在于占据道德制高点,而非掌握经济影响力。

即便在扩员之前,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组成的金砖五国也已占世界人口的40%,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分之一。2020年,就购买力平价而言,金砖国家实际上已超过了西方七国集团。这六个经过精心挑选的新成员国,代表了全球南方不同地区最重要的国家,它们将增强金砖组织的影响力和国际地位。

但金砖组织与不结盟运动确有一个相似之处:在美苏冷战中,不结盟运动以其中立立场著称。时至今日,中国将自己视为全球南方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金砖组织成员国也不想在中美之间的任何分歧中选边站队。

话虽如此,中国对金砖组织的未来发展有着重大影响。2022年,中国占金砖组织经济产出的70%,同时也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最大股东。因此,中国在市场、投资和金融支持方面的贡献比任何其他金砖成员国都要大,况且中国还有在过去40年中帮助8亿人民脱贫的宝贵发展经验。

六个新成员国的加入,意味着新开发银行将更好地推进金砖国家基建投资和可持续发展的优先计划。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成为替代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金来源——这两个机构的资金往往带有以所谓“人权民主”为由的政治附加条件。

展望未来,随着金砖吸引力的不断增强,它面临的挑战反而将是如何放缓扩员速度,以促进健康发展。这是一个挑战,因为已有40多个国家申请加入或表示有兴趣加入该组织。

如果不设任何限制,金砖组织的规模将超过分别拥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和31个成员国的北约。但金砖组织国家间的政治制度和经济体量截然不同,其规模越大,达成共识就会越难。

对任何组织而言,统一思想都是一项挑战。欧盟就俄乌冲突制定共同政策的进程,就被匈牙利搞得磕磕绊绊,就像土耳其之于北约,是颗眼中钉。

解决之道,可以参考东盟“事缓则圆”的做法。东盟成立于1967年,当时有五个成员,之后直到1999年才发展为今天的十个成员国。“东盟模式”是以各方都能接受的速度,推动各项问题达成共识。虽然这种模式并不完美,但却帮助这个由小国组成的组织解决了许多内部困难和问题。更令人惊叹的是,东盟关于自身应在地区事务发挥“中心”作用的立场,得到了亚太地区所有大国和中等国家的支持。

我们也很难不将扩容后的金砖国家与二十国集团进行比较。与金砖国家一样,二十国集团主要关注国际经济合作,尽管后者的议程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西方主导的。

二十国集团已经包括五个金砖成员国,即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金砖是否也可以向西方国家开放大门,比如有朝一日先邀请他们作为观察员国家,并开展双边对话?例如,上海合作组织就以开放的态度邀请北约成员国土耳其作为对话伙伴。

金砖组织和二十国集团都无法单独应对共同的全球挑战。如果这两个为相似目标而努力的组织执意相互争斗,那将是可悲的。


(本文2023年10月8日首发于“观察者网”,翻译:李泽西;核译:韩桦)

上一篇:周密:自贸试验区的改革开放红利持续释放

下一篇:周波:印度自诩“世界的老师”,这个口号让人很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