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百家:在复杂国际斗争中力争获主动权

2021-06-09

编者按

2021年5月29日,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CISS)学术委员、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章百家应邀出席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世界政党研究所、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上海市国际关系学会联合举办“习近平外交思想与中国共产党百年对外工作理论创新研讨会”,并发表主题讲话,主要内容如下:

章百家: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学术委员、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微信图片_20210610093046.png

原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章百家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微信公众号 

非常高兴受邀参加这个非常重要的研讨会。我今天主要从党史和外交史的角度谈谈我们党处理国际和外交问题的一些经验和思考。

首先,从党的历史经验看,制定正确的外交政策有三个特别的要素。一是对国际形势的准确判断。当我们对国际形势的判断比较客观、准确,能够把握住国际主要问题的时候,我们的外交就比较成功。当我们的判断出现一些失误的时候,我们的外交处境就会恶化。

二是正确处理内政和外交的关系,核心问题在于如何处理和怎样实现本国利益。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外交观念上的重要变化就是明确了外交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为党的中心任务服务,为中国的四化建设提供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

三是做到知己知彼,了解彼此力量的限度,有的放矢地制定外交政策,在相互博弈中更好地处理国际事务和外交问题。

其次,在复杂的国际斗争中要力争获得主动权。处理外交问题和国内事务最基本的差别,就是外交事务中要面对大量不可直接控制的因素。处理复杂的国际问题,其一,是要在思考外部压力的同时重点考虑怎么避免恶性循环,争取比较良性的互动。

其二,外交是不同历史文化背景的国家之间的相互交往,处理国际问题、外交问题,一定要把握好话语体系的国际性和中国特色之间的关系。

其三,要正确理解统一战线策略及其时代变化。统一战线是我们外交工作起步时一个最基本的策略,在不同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内涵和变化。当今世界是多样化的,国家之间特别是大国之间会有矛盾斗争,但也有共同利益和合作,国家间关系不能简单分成敌和友,有很多“灰色地带”,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正确运用统一战线策略。

其四,重大外交战略和目标的实现需要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并对外交目标进行分步骤的细化,提出切实可行的外交政策。

其五,外交思想、战略和政策的提出要做预案并把握提出时机。“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要事先准备多种方案。同时还要“善观风向,善择时机”。中国共产党在外交中取得的许多成功,就是因为在事件发生之前准备了多种预案,进行了大量的幕后努力,选择了政策发布的恰当时机。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提出就是这样一个经典的案例。“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没有一条是中国首创的,都是取自当时公认的国际准则。周恩来总理对这五条原则的选取提炼,充分体现了国际性和中国特色的结合。从提出方式和时机看,五项原则是在中印关于西藏问题谈判时提出来的,但真正产生国际影响是在日内瓦会议休会期间,通过中印总理联合声明共同提出,使它迅速产生了重大的国际影响。这一经典案例对我们今天的外交也是非常有价值和启示意义的。

本文首发于“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微信公众号,原标题“迎接建党100周年•党的对外工作理论创新研究——系列报道(三)”。


下一篇:姚锦祥:以色列是否将进入后内塔尼亚胡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