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洪君:从乌克兰撤侨看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常态化行动

于洪君:中国论坛特约专家、中联部原副部长、原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

 

2022年2月24日凌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特殊军事行动”突然全面展开。导弹飞鸣的啸叫与烈焰腾空的火光惊呆了整个世界。热爱和平、渴望发展、谋求合作、推动共赢的中国人民,共同想到的第一个重大问题就是,正在乌克兰生活、工作和学习的华人华侨怎么办?他们能否及时而平安地撤离战区?能否全部而顺利回到祖国和亲人的怀抱? 

中国政府、外交部、驻相关国家使领馆和有关部门闻风而动,立即启动应急机制,紧急调动各种资源,高效协调内外关系,全力化解困难挑战,利用短短两周左右的时间,成功地从乌克兰撤回了所有希望撤回的人员。在新中国外交史上,特别是护侨撤侨工作史上,谱写出又一精彩篇章!

2月24日,亦即俄乌战争打响第一天,早就备好各种预案的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立即发布如下信息:中国在乌公民约6000人,包括中资企业员工、留学生和华侨,主要分布在基辅、利沃夫、哈尔科夫、敖德萨和苏梅等地,其中留学人员约2700人。次日,根据国内指示,该使馆向持有中国护照或旅行证的所有人员,包括香港特区护照、澳门特区护照、台胞证持有者,发出了登记撤离的通知。通知特别提请华人华侨以人身安全为要,做好安全和疫情防护,“团结起来,一个也不能少!”

考虑到俄乌战事发展特点,特别是乌克兰周边环境,中方决定将乌西部邻国摩尔多瓦、波兰、罗马尼亚等国作为撤侨中转国。中国驻上述三国以及驻匈牙利、斯洛伐克等国使领馆,雷厉风行,纷纷公布领保电话。有的使馆,如驻摩使馆,多次通告中国公民自乌入境的有关事宜。驻匈使馆及时发布了关于自乌撤回人员搭乘航班回国的相关通知。

2月28日,中国首批公民开始撤离乌克兰。3月9日,最后一批中国学生抵达西乌克兰利沃夫,中国驻乌大使激动地宣布:中国自乌撤侨任务圆满成功。实际上,这指的是此次撤侨行动乌克兰境内工作已经完成,其他相关国家的工作仍在继续。整个自乌撤侨行动,一直持续到3月下旬才基本结束。

1648434205565041158.png

集中撤侨:新中国外交的一项常态化工作

海外撤侨,通常是指主权国家综合运用各种手段,将生活在境外以及因某种原因旅居境外的侨民与本国公民集中撤回本土的外交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秉承外交为民理念,始终将维护海外华人华侨合法权益、包括其生命财产安全作为外交工作的重中之重。大规模撤侨行动并非始于今日,而是早有传统和经验,并且已经成为一项常态化工作。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一方面积极签署有关侨民保护问题的国际公约和双边协定,另一方面不断提升侨务工作整体能力和水平。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近些年来,随着走出去的中国公民和企业越来越多,中国运用多种机制和手段保护华人华侨生命财产安全,重大变故发生时及时开展撤侨行动,力度日益增大,成就愈发显著。

上世纪50年代后期,印度尼西亚曾经发生大规模排华浪潮,50余万名华侨惨遭迫害,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者无计其数。当时,中国政府向印尼当局发出照会以示抗议,同时迅速派船大范围接运自愿归国华侨。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大规模海外撤侨行动。那时,中国没有自营远洋商船,只能通过租用香港和外国船只开展撤侨行动,困难之大不言而喻。1960年2月29日,中国租派的首批外国商船满载2000多名印尼华侨回到中国大陆。印尼方面阻挠中国撤侨的图谋遭到失败。到1961年秋,中国政府总共接回6万余人,在粤滇闽桂等地扩建和新建国营华侨农场,予以集中安置,在国际上产生了巨大而又良好的反响。

后来,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又有一些国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发生不同规模的排挤和迫害华人华侨事件。中国政府每次都及时而高效地组织力量集中撤侨。譬如,1962年中国与印度发生严重边境冲突,中国政府派船赶赴印度,撤回侨民数千人。1965年,印尼再次爆发大规模排华事件,中国又一次派船撤侨,并且首次在撤侨行动中派出海军进行护卫。70年代后期,中国从越南大规模撤侨。90年代末期,印尼排华风潮又起,中国第三次集中从印尼撤侨。1994年,也门内战全面爆发,中国运用船舶和包机开展联合行动,保证了自也门撤侨工作的圆满成功。

进入新世纪以来,国际关系与安全态势复杂多变,地区冲突与国别动乱此起彼伏,中国开展海外撤侨行动的频度越来越高,影响也越来越大。2006年后,所罗门群岛、东帝汶、黎巴嫩、汤加、乍得等国陆续发生骚乱和战争,中国接二连三地成功组织多起撤侨行动。这些行动的迅捷和高效,不仅受到了国人和华侨的高度赞赏,同时也令整个国际社会刮目相看。

2011年,西亚北非地区发生颜色革命,中国自埃及、利比亚等国大规模撤侨工作迅速启动。特别是在利比亚撤侨行动中,中国政府借助各种国际资源,通过海陆空多种方式,包括直接动用军事力量,从利比亚撤回3万多人,无一伤亡,谱写了史诗般的奇迹。

 

运筹帷幄:坚持内外联动与中外方密切合作 

撤侨行动,是一项异常复杂的外交工作,常常需要运用许多国际资源和外交手段,特别要取得相关国家政府和有关方面的大力配合和支持,其中包括相邻国家政府和有关方面,乃至国际组织和机构。譬如,在距离中国十分遥远的所罗门群岛开展撤侨,中方要通过商务包机,将侨胞分批撤至巴布亚新几内亚,再由国内起飞政府包机,专程飞赴巴新,将他们撤回广东。在这一过程中,中方不但通过驻巴新使馆向所罗门警察总监交涉,要求保护华人,同时也要求在所罗门派驻了军警的澳、新两国,联系当地政府,推动巴新当局秉承国际责任,履行义务。

此次自乌撤侨,直接参与行动的中国驻外使领馆,共有10多家。包括处于战争状态的乌克兰在内,中东欧地区7-8个相关国家为我国撤侨行动提供了便利和支持。可以说,在努力调动多种外交资源、通过国际合作互助机制科学组织并协调运作撤侨工作方面,中国已经有许多成功的做法,积累了不少宝贵经验。

譬如,2010年我国自吉尔吉斯斯坦撤侨就是一个典范例证。当年6月,该国南部地区发生大规模骚乱,华人华侨生命财产安全面临威胁。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使馆作为邻国使馆,即时启动应急机制,同时沟通乌国有关方面,准备共同接应可能从吉南部地区进入乌国的华人华侨。后来,吉尔吉斯斯坦控制住了局势,华人华侨在中国驻吉使馆组织下有序回国。

此次自乌撤侨,情况同样如此。比如在摩尔多瓦,由于中摩关系良好,中方又工作在先,摩方对持有中国护照自乌入摩人员实行临时免签,并为中国使馆在边境关口设置接待站提供协助。摩方本身也在口岸处设置了帐篷和厕所,并为入境中国公民提供饮用水和食品服务。

另外,海外华人华侨组织和商会也积极参与了此次撤侨行动。浙江省侨联即主动联系波、匈、罗、斯等相关国家浙籍侨团,通过视频会议指导投身此次撤侨行动。据不完全统计,到3月14日时,罗马尼亚浙籍侨团共接待安置了大约3600人,波兰浙籍侨团接待安置了约800人;匈牙利浙籍侨团接待安置了约650余人;斯洛伐克华人浙籍侨团接待安置了约286人。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所有这些撤侨行动中,中国使馆和有关方面不但为港澳台人员,同时还为其他一些希望借助中国交通工具避险的外国人提供最大可能的支持和帮助,充分展现中国政府以人为本、中华民族慈善为怀的人道主义精神。中国在印尼、墨西哥、新西兰等国因重大自然灾害而开展撤侨活动时,尤其重视为第三国公民提供人道主义的援助,举世公认,好评如潮。此次自乌撤侨,中国留学生车辆从苏梅市撤出时,又有约50名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国留学生随中国车队一同撤离。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对此次自乌撤侨,乌克兰政府和社会各界给予中方友好协助,俄罗斯、摩尔多瓦、罗马尼亚、波兰、匈牙利、斯洛伐克、白俄罗斯等国提供宝贵支持,表示了衷心感谢,同时赞扬参与此次行动的华人华侨、留学生、中资机构全面动员、互施援手,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发展中大国,每当世界上发生重大的灾难性事件,总要第一时间采取措施,总要通过内外协调开展撤侨行动,这已是当代中国外交实践的一个惯例,也是当今国际事务中的一种常态。

中国外交,是以民为本的外交;中国外交,是全民参与的外交;中国外交,是不断续写辉煌的外交!

 

 


上一篇:黄靖:谋而后动,应对世界格局新变化

下一篇:周波:中国在俄乌之间选择的到底是什么?